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胡志挺

  “陳娟(化名)很反感我上告,當面說我這樣做會害她沒了工作。”廣州的王" />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銀行 > 銀行理財

老太的百萬理財逾期夢魘 銀行理財投資風險有多大?

時間:2017-11-08 10:54:43 來源:萬家財經綜合

  老太的百萬理財逾期夢魘 銀行理財投資風險有多大?

  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胡志挺

  “陳娟(化名)很反感我上告,當面說我這樣做會害她沒了工作。”廣州的王桂芬(化名)說。

  王桂芬早就想到去建設銀行繳納訴訟費會有困難,但她還是去了。在建設銀行廣州市東泰路支行客戶經理、“老熟人”陳娟的陪同下,王桂芬沒有排隊,而是徑直去了建設銀行廣州市東泰路支行的一個柜臺。盡管如此,王桂芬還是等了近一個小時,最終被告知無法辦理訴訟費繳納,因為“不符合手續”。

  王桂芬今年71歲,2017年8月29日剛加入一個已有13名投資人發起的訴訟團隊。王桂芬說,自己打了幾十年交道的建行竟然騙了她。這個團隊中的人都曾在2014年從建設銀行購買了第三方理財產品,投資金額從50萬元到幾百萬元不等。據一名投資人透露,他們這樣自發組成的團隊其實還有幾個,有一個17人的團隊找銀行比較早,連續討要說法,拿回了所有的投資本金。“還有一個投了1000萬的,在銀行睡了一個月,最后也把錢拿回來了。”

  陳娟愿意幫王桂芬,是因為她始終認為自己也是受害者。她向王桂芬解釋,那么多人買了這款產品,她一個小小的客戶經理怎么可能頂得住。   萬家財經

  2014年8月27日,王桂芬在建設銀行匯款100萬元。

  2014年,經當時是建設銀行廣州市五羊新城支行客戶經理的陳娟極力推薦,在沒有做風險承受測試的情況下,王桂芬一次性購買了數額達到100萬元的“理財產品”。但就是這款收益率為10.5%的“投資基金”,變成了她這一年半來的噩夢。

  如今,這個包括王桂芬在內的小團隊,所有人都拿回了25%的本金,但利息卻不是合同上的10.5%。“建設銀行越秀支行說利息只按3.25%計算”,王桂芬說。建設銀行官網顯示,其兩年期整存整取年利息為2.25%。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向澎湃新聞表示,無論是哪種金融產品都有投資者適當性的要求,消費者在銀行買理財產品的時候,要簽署風險承受能力的測試。如果銀行沒有按照這種規定執行,就需要承擔責任。

  廣東銀監局明確清科凱盛基金不屬于建總行批準代銷的第三方理財產品。   萬家財經

  早在2005年,銀監會便下發了《商業銀行個人理財業務風險管理指引》的通知,明確要求對客戶進行必要的分層,明確每類個人理財顧問服務適宜的客戶群體,防止由于錯誤銷售損害客戶利益。根據廣東銀監局的核查反饋,清科凱盛基金不屬于建總行批準代銷的第三方理財產品。此外,核查反饋還顯示,銷售清科凱盛基金的建設銀行網點還有高教大廈支行、德政路支行等。

  一位股份制銀行高管向澎湃新聞表示,銷售非本行產品一般涉嫌私售,私售是理財經理自己聯系銀行以外的財富公司、地下錢莊等,打著銀行理財產品的旗號,名義上讓客戶買銀行理財產品,實際上將客戶的資金劃到財富公司、地下錢莊等。如果資金鏈斷裂,導致客戶資金無法收回,而客戶認為是在銀行場所銀行的工作人員推薦的,會要求銀行承擔資金賠償責任。一旦發現,銀行內部肯定會處理,監管部門也會責令銀行嚴查。

  100萬元,可以說是王桂芬一輩子的積蓄了。“不管幕后是什么原因、什么產品,如果銀行知道的,銀行負主要責任,如果銀行不知道,是行長或者員工偷偷干的,銀行也要先承擔責任,再追究個人責任。”尹振濤表示。

  清科凱盛產品說明書

  這款名為“清科凱盛·廣州專業市場投資基金”的理財產品,實質上是一款固定收益類私募基金產品,期限18個月,專用于廣州君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君麟公司)下屬的廣州盛賢四大專業市場償還銀行貸款及升級改造。產品募集說明書顯示,還款來源中的抵押物處置一項中,包括盛賢四大專業市場累計26845.16平方米的物業抵押,經深圳市世聯土地房地產評估有限公司評估總價值為26.44億元。這款產品首期規模5億元,最后實際募集資金為1.955億元。

  不過,上海朝華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副主任律師徐培龍告訴澎湃新聞,如果作為一款私募基金,其管理機構必須在中基協登記,然后才能發私募基金產品,且募集完畢后必須進行備案。

  這個訴訟團體的代理律師向澎湃新聞指出,清科凱盛原來是有私募基金管理人資質的,后來被吊銷了。這只基金也沒有備案,所以是違規的。此外,這只基金在建設銀行銷售時候是通過客戶經理銷售,但并沒有經過建總行備案,因而這不是一個合法的理財產品。

  近些年來,商業銀行不斷擴張理財業務,部分銀行員工非法吸收存款、私售理財產品、非法集資等案件頻頻被曝出。不少以老年人為主的投資人深陷危險游戲之中,不僅沒等來可觀的理財收益,還陷入了一場場令人窒息的夢魘。

  直到今年8月23日,銀監會發布《銀行業金融機構銷售專區錄音錄像管理暫行規定》,首次對銷售專區錄音、錄像管理(“雙錄”)作出比較系統性的規范,進一步規范了銷售市場秩序和銀行業金融機構自有理財產品及代銷產品銷售行為。

  事實上,對王桂芬們來說,他們不知道什么是“雙錄”,也不會區分自有理財產品和代銷產品,更不會想到一切在銀行里發生的事情卻是一場戲。人與人之間的交情,對于國有大行的信任,讓他們拿出所有的積蓄來填補某些別有用心者早已挖好的洞。

  “這個項目既保險,又有那么高的收益,我還謝謝他們給我推薦”

  王桂芬是建行VlP客戶,建設銀行五羊新城支行的工作人員一般都認識她。   萬家財經

  陳娟在微信中向王桂芬推銷所謂“建行的項目”。

  2014年8月,與王桂芬認識但打交道不算多的陳娟找到了王桂芬,甚至找到了她家里,反復推銷這款所謂“建行兜底”的理財產品。陳娟所在的建設銀行五羊新城支行就在王桂芬家樓下,王桂芬過去不時在這家銀行網點買理財產品。陳娟曾在微信里告訴王桂芬,這是建行的項目,年化收益10.5%。在王桂芬看來,相比以往買過的國債,這款產品的收益要高出好幾個百分點。

  王桂芬自稱非常信任建設銀行,因為退休前單位里就設有一家建設銀行網點,她的工資、分紅都是打到建行卡里,從來沒有變過。她唯一的一張理財卡也是在建設銀行辦的。

  趙李涓(化名)在一筆100萬元理財產品即將到期時,也收到了建設銀行中山二路支行客戶經理黃麗(化名)的產品推介信息,“針對VIP客戶、期限一年半、年化收益為10.5%”。不同的是,趙李涓被告知起購金額為50萬元,而劉桂蘭則被告知最低100萬元起購。“要是100萬元我是絕對不會買的。”趙李涓說。

  因為工作原因,趙李涓與建設銀行中山二路支行接觸得很早。在所有投資人中,1972年出生的趙李涓算是比較年輕的。她一開始對這款產品是懷疑的,不是因為10.5%的收益,而是不看好這款產品的資金用途,即用于舊貨市場的升級改造。趙李涓覺得這個市場當時在網上已經做得不錯了。

  她知道銀行的一些信托產品收益率達到了7%,10.5%的收益也并不是特別的高。不過,黃麗一直向趙李涓強調,“建設銀行監管”“建設銀行合作”“會保底的”。2014年8月,趙李涓和黃麗已經認識五六年了。

  李榮枝(化名)和歐路(化名)都是年過80的老人,兩人幾十年來習慣了把錢存在建設銀行里,平時也會聽從自己熟悉的客戶經理的建議,買一些理財產品。他們并不相識,但都很信任銀行的客戶經理,這些平時一口一句“李姨”“歐伯”的年輕人經常會幫助他們。

  王桂芬說,這個項目既保險,又有那么高的收益,我還謝謝他們給我推薦。   萬家財經

  “我知道錢的來龍去脈,我甘心情愿劃去的”

  王桂芬在陳娟和另一名叫溫卓(化名)的工作人員陪同下把100萬元轉到了指定賬戶。

  陳娟多次催促王桂芬,“再晚就買不上了”。電話、微信、上門等招數輪番上陣后,王桂芬想通了,反正手頭的100萬元也不急著用,自己雖然有心臟病,但當時身體還算好,就同意買了。

  2014年8月27日,周三。陳娟和溫卓開車帶王桂芬去吃了早茶。奇怪的是,陳娟并沒有讓王桂芬在自己工作的五羊新城支行轉賬,而是去了4公里外的建設銀行廣州尚東美御支行。為了打消王桂芬的疑慮,陳娟解釋稱,錢從五羊新城支行劃出來他們會不高興的。

  面對一名男性柜員詢問時,王桂芬平靜地背出了那一套已事先背好的回答,“我知道錢的來龍去脈,我甘心情愿劃去的”。她還別過頭看看坐在后面的陳、溫二人,二人做了個OK的手勢叫她不用怕。

  在此之前,陳、溫二人已預先教好王桂芬怎么回答,因為轉賬100萬元肯定會被銀行工作人員盤問。一位女性老太太、轉賬100萬元,一切顯得那么平靜,尚東美御支行一位女性工作人員還是沖了出來,到王桂芬面前再次詢問了她一遍,依然得到了相同的回答。

  王桂芬后來才知道,溫卓當時其實已經跳槽到上海清科,職位是高級理財師。

  趙李涓轉賬的過程更為平靜與“正常”。就像之前買理財產品一樣,她并沒有過多在意,在建設銀行中山二路支行柜臺轉完賬,拿著轉賬憑條就走了。按以往的經驗,客戶經理會在之后把產品說明書給她,還一并簽合同。

  “這個產品我們支行很重視,一定是沒有問題的,我們會兜底,我們會負責、會監管的,沒有問題的,你就當幫我完成任務了。”趙李涓回憶起當初黃麗找她時說的話。

  出于多年的信任,趙李涓通過黃麗買建設銀行理財產品時,一般只管轉賬和簽字,也不會去看產品說明書和合同。王桂芬在轉賬前也未見過產品說明書,甚至不清楚這款產品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哪里有錢給你,要命就有”

  王桂芬買的產品在2016年3月2日到期。如果不是親戚的警覺,她不會意識到這款即將到期的產品會有什么問題。

  2016春節前,王桂芬做會計的外甥女看到了產品說明書和合同,覺得有些不對勁,“說明書和合同上面的表述跟建設銀行沒多大的關聯啊”。王桂芬慌了,便找了陳娟和溫卓。陳娟依然堅持說沒有事的,而溫卓則表示自己已經離開了上海清科,讓她去找建行。

  不同于王桂芬,相對年輕而又比較有經驗的趙李涓在購買時已經知道了有上海清科這樣一家管理公司,但她并不知道最后的簽約方竟然是上海清科。不過,所有手續都是在建設銀行辦的,經辦人都穿著建行的制服,趙李涓自然也沒有多想。她覺得這個手續是很正常的,何況當時也沒有什么“雙錄”的說法。

  2016年7月16日,上海清科向投資人發布的公告。

  一則上海清科在2016年7月份發給投資人的公告顯示,4家投資合伙企業所募集的1.955億元中,有7000萬元用于歸還建設銀行貸款、4000萬元支付融資利息,剩余的8550萬元則用于舊貨市場的升級改造。

  此外,一份落款時間為2016年11月30日的廣東省中院執行裁定書披露了君麟公司與建設銀行東山支行(現已合并為越秀支行)之間的債務關系:截至2012年12月11日,君麟公司欠建設銀行東山支行借款本金4.78億元以及利息、復利4680萬元及相關費用。因而建設銀行申請將君麟公司的抵押物折價或拍賣、變賣所得價款優先受償。不過,由于君麟公司在執行期內先后還款7600萬元,廣東省中院解除了部分抵押物(67套房產及21間商鋪)的查封。此外,建設銀行與君麟公司協商和解,同意暫不處置君麟公司的財產。

  換而言之,在這款產品誕生之前,君麟公司與建設銀行間存有債務糾紛。李榮枝的女兒認為這只基金就是因債務糾紛而設立的,“建行當時可能就是為了搞定不良貸款,狗急跳墻把VIP客戶拉進來填坑吧。”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認為,具體不好說,但是建行通過這只基金盡快回收貸款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萬家財經

  君麟公司承諾的還款日期一拖再拖,從最初承諾的2016年底還清,拖到了2017年3月底。多次求助銀行無果,2017年春節后,趙李涓等十多名投資人就組成了一個小團隊,集體去建設銀行廣東省分行討要說法。

  而此時未加入團隊的王桂芬,則找了個會開車的親戚,帶上陳娟一起去君麟公司。君麟公司的辦公室已經搬到了地下車庫,一個叫李海洋(化名)的經理對王桂芬說,保證有錢還你。

  王桂芬有心臟病,跑不動,有時候就給李海洋打電話,問什么時候能還錢。電話那頭煩了,一開始說的是有錢了就還,后來就變成了“現在那些人沒有錢撥下來,我哪里有錢給你,要命就有”。

  李榮枝的女兒說,省行資產保全部的人給我們講,實際上君麟現在是有資產的,但是他們的這些資產有一部分是放到建行抵押的,要不然它能貸了他們那么多錢出去?李榮枝80多歲了,現在都是女兒在幫她追討這件事。

  “我98%知道他不會給錢,但我還是愿意等”

  3月底、7月底、10月底。

  等了再等,拖了又拖。

  2017年3月底,依然沒有還錢的君麟公司給投資人開出了承諾函。承諾函上寫道:公司會努力籌措資金,爭取在2017年7月31日前支付余下的75%的投資本金,或是協助投資者找到第三方來收購其剩余的75%的投資本金。

  君麟公司開出的承諾函

  一個星期后,趙李涓依然覺得承諾函的表述有問題,再去找了君麟公司。這一次,君麟公司說的很簡潔:公司會繼續努力籌措資金,在2017年7月31日前支付余下的75%的投資本金。

  建行越秀支行回復函

  建設銀行越秀支行的一位高管每次都會接待趙李涓等人。在一封落款時間為2017年6月13日的回復函中,建設銀行越秀支行承諾,項目方(君麟公司)已答復在2017年2月28日前,已安排資金兌付投資人本金的25%。剩余部分,項目方仍在繼續努力,于2017年7月底前兌付。

  到了7月31日這天,趙李涓等13個人約好去越秀支行要錢。趙李涓說,君麟的人就不是還錢的態度,后來就走了,建行的人也不理我們。雙方爭執不休下,越秀支行的工作人員只好把君麟公司的人叫回來,但這些人回來坐了一會又走了,這次留下了一句“10月31日前肯定還”。

  王桂芬拿出自己的一個小本子,上面記著她與李海洋的對話。7月14日,李海洋說:“7月31號保證會還,別人都不還,首先還你。”

  “我98%知道他不會給錢,但我還是愿意等。”王桂芬說。

  趙李涓收拾著包,“我們覺得10月31號可能性也太小了,覺得渺茫了,還是怪自己太善良。”

  像王桂芬、趙李涓等偏保守的投資者,往往傾向于購買銀行銷售的理財產品,認為銀行理財產品收益穩健,反正銀行“保收益”,最終都是“剛性兌付”。實際上,剛性兌付的背后依然存在不少風險,比如王桂芬等人這次遇到的恰恰是銀行工作人員銷售的第三方理財產品,當產品無法如期兌付,如何追回錢款也就成為了這些人的夢魘。

  近年來,諸如銀行員工私售非本行理財產品、假理財、蘿卜章等理財風險頻發,無一不指向銀行內控制度的漏洞。

  不過,在拷問銀行的同時,投資者也應提高警惕,“銀行保底”“在銀行購買”等剛性兌付思維往往滋生出了更多的僥幸心理。隨著理財市場化的逐步推進,打破剛性兌付、回歸理財本源是大勢所趨。

  2017年7月,央行發布《2017年中國金融穩定報告》,重提有序打破剛性兌付,要求資產管理業務回歸“受人之托、代人理財”的本源,投資產生的收益和風險均應由投資者享有和承擔,委托人只收取相應的管理費用。

  央行副行長殷勇也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2017年北京年會上表示,“剛性兌付”并不能消除預期收益的不確定性,它只是問題的轉移,而且“剛性兌付”還會助長人們的不理性行為。“剛性兌付問題應該是我們面臨的一個重要課題。要讓市場機制發揮主導作用,要讓價格波動去提示我們的投資者和消費者投資有風險。”

  對于這些壓根不清楚產品信息就買理財的老年人,打破剛性兌付是否有點殘忍?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許峰律師告訴澎湃新聞,沒有血淋淋,就不會有成熟的投資人。“就現在而言,打破剛兌依舊難在沒有決心,不敢面對市場。”

  據澎湃新聞了解,截至10月31日,王桂芬們仍未拿到君麟公司承諾對付的剩余款項。

  目前,法院已經受理了王桂芬、趙李涓等人的起訴,整理出的證據材料有三四大袋子,澎湃新聞會繼續跟進事件進展。

  萬家財經 來源:http://www.wazkyk.live/yinhang/licai/28017.html

熱門標簽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投稿合作| 法律聲明| 返回頂部

版權所有 ©2015-2017 萬家財經 粵ICP備15110518號-1

所載文章、數據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網站聲明。

'); })(); 河南彩票中奖